前世盗墓,竟发现一个惊天秘密最新章节,赖达禅师,赖达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前世盗墓,竟发现一个惊天秘密

小说:悬疑

作者:姚星同

简介:因为一个困扰着我从小到大的噩梦,我不惜只身来到西部,竟从老禅师口中得知了一个十分神秘的故事。战争时期硝烟四起,我和同伴无意间盗了老城东姚半仙的祖坟,发现里面有数百口用铁汁封死的铁棺,壁画上记载里面封着的东西都是历代姚家人尸骸,可当费力撬开一口铁棺以后,竟发现里面的尸体都长满了白毛和两只细小的爪子。 更发现了一个震惊世俗的巨大秘密。

角色:赖达禅师,赖达

前世盗墓,竟发现一个惊天秘密

《前世盗墓,竟发现一个惊天秘密》免费阅读

听着汽车轮胎在我脚下轰鸣转动的声音,空气中夹杂着雪花,不停飞落在我眼前汽车的挡风玻璃上。

将近黄昏道路上却一个人影也没有,只能依稀见到几头羚羊在马路中央穿行而过,远处戈壁上似乎能够瞧见身穿蓝衣的牧民,在雪中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驱赶着羊群回到草场里。

这里被誉为是最后的一片净土,曾经似乎有很多人都对这里产生了极大的向往,连我也不例外。

或许因为不是旅游的季节,所以道路上的车辆十分稀少,而我单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握着档把的手上还夹着支烟,后视镜里的自己眉宇间透发着几分忧郁。

我叫侯昊,这是我离家出走的第四天了,估计同居的女朋友已经快要急疯了,甚至可能会选择直接报警。

四天前我从家里驱车开往西部,沿途路过十多个城市,而我所做的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一个梦。

一个困扰了我许久,一直伴着我从小到大的梦。

我在梦里时常遇到一大片白色的雾,在雾气中有一株树的影子,而在树的下方躺着两道人影,由于雾气太过于浓厚自己始终看不清这两个的面孔长什么模样。

而我在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,也因为心中的胆怯,不敢走进雾里去看。

直到后来再次梦到这个情景时,我壮着胆子透过迷雾又穿行了两步,却发现原先的人影从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。

我看着迷雾中的人形轮廓就不敢再继续走下去了,但是那一次我发现梦里的那株树影似乎长高了不少。

这的确是一个极其匪夷所思的梦,以至于我后来几乎时常梦到这个情景,但是这一回即便我鼓起勇气穿过迷雾,却仍然发现那株树和人影始终和我保持着距离。

我们中间像是有一道天堑被永远阻隔着,但是那株树还依旧存在,而且它还长出了许多枝桠,可自己看着透过迷雾的枝杈,竟发现树叶是黑色的。

这种颜色并不是黑的发紫,而是实打实的黑色,梦到这里我就已经醒了,再后来梦里的内容就再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地方。

只是那棵树依旧在生长,而且生长的速度很快,以至于我最近梦到它的时候,这棵树已经长枝繁叶茂,犹如遮天蔽日般高耸且巨大。

枝杈上的叶子仍然是黑色,透过迷雾中望去犹如星空中的斑斑点点。

为了解开这个梦以及梦背后的谜团,这几年来我几乎走遍了各个城市拜访高人,可是他们都无一例外说我的梦很奇怪。

即便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替人解梦消灾这么多年,也从没听说过像我梦中的情景这么离奇诡异。

直到最后我把希望寄托到了西部,近些年来这里有一座传承百年的古庙被传的神乎其神沸沸扬扬,网上说他们收藏了一整屋子的经卷,而这些经卷里就有关于给人排忧解惑的方法。

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见到那些经卷,他们应该是被存放在了古寺里最严密的密室里,只有与佛有缘的牧民或者是游客才能见到。

如此神秘且诡异的寺庙规矩,几乎和世人对西部宗教本身的神秘感一样,都被许多人好奇向往。

我驾车在公路上奔驰,直到手上的烟头熄灭,自己又接着点燃了一根夹在嘴里。

感受着烟雾带来的快感和舒缓,似乎连日来驾车疲劳都被减轻了不少,车外公路上飘荡着皑皑白雪,车飞驰而过后留下两道车辙印,在雪地中格外醒目。

眼看自己的位置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,我的心头突然开始有些紧张和急躁起来,假如我的谜团在这里也找不到答案,自己又该怎么办。

“这可能是个问题,但不是我现在需要考虑的”。

我打心底安慰了自己一句,随后就加大了脚上油门的力度,透过车窗能够看见道路左右两边都布满了不规则的岩石地貌。

往远处望去甚至还能看见一座雄伟的山峰直入云霄,上面覆盖皑皑白雪正是雪山山峰。

车窗外道路的景象极速倒退,第五支烟在口中还未燃尽的时候,我终于看到了远方依稀有一座大山的轮廓被冰雪装饰着全貌,在山的顶端屹立着一座古老且磅礴的寺庙。

这应该就是我此行来到这里的目的。

当我终于费力爬上雪山以后,天色已经渐暗了下来,寺庙的庙门紧闭着但留了一个小门,我打心底里有些激动,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激动。

只感觉这应该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,现在庙里应该没什么人,这样能够见到主持大禅师的机会可能会更大一些。

在西部寺庙中,只有庙里年纪最大佛法最高深的大禅师才能成为庙中的主持,但一定要在庙里有四十年的修为成就。

而我想自己的谜团,可能也只有庙里的主持才能解开。

当我首先走进寺庙里的时候,就已经看到了围墙上的许多壁画和文字,上面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在歌颂善行和善事积攒功德。

迎面坐落在院子里的是佛教的四大护法金刚,他们的形象似乎与其他寺庙里的风格略显不同,高达两三米左右的雕像或持铁鞭或拿着琵琶,形态各异。

直到自己无意间扫向周围壁画里近乎抽象的风格图案,这才意识到西部宗教虽然是佛教的分支在佛法上完全相同,但却更多以一些降魔扬善的佛法神话广传与世。

所以在风格上更加突显庄重和严肃,甚至我看着护法金刚深蓝色的面孔,感觉到有一丝诡异。

夕阳即将垂落的昏黄光线下,有一名老僧坐在寺庙的门口,手中摇晃着转经轮,口中则默念着佛经。

接待我的是一名身穿深红色僧袍戴着眼的青年禅师,尽管他的口音有些含糊不清,但我还是勉强听懂了他的话语,并且虔诚地表明了自己的来意。

现在大雪期间寺庙暂停对外开放游客,他本不打算让我进来,但却一直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。

或许也是自己告诉他,我是专程从很远的地方连续驾车好几天赶来拜佛,他有些于心不忍被我的诚实所打动,所以才肯放我进来。

我心头越发激动,心想着自己距离解开那个谜团又近了一步,现在只要找到寺里的住持,或许我自身的谜团就这样解开了。

通过交谈得知,之前跟我说话的僧人叫做“赖达”,而他的工作就是负责在寺庙里维持一些游客们的秩序。

在庄严磅礴的寺庙里,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乱去的,而我要找的主持就是寺庙里的善禅大禅师,他是一位佛法很高的主持。

而且活到了今天,已经有将近90岁的高龄,一般人是不可以打扰主持清修的,我眼看自己能够留在这里就已经实属不易,所以就没在坚持恳求赖达禅师,带我去见善禅大禅师。

晚上住宿的地方称不上简陋,但是比起我之前和女友跟居住的地方,这应该可以称得上是苦修了。

而这一晚我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,禅房里堆放着经卷和匣子,窗外的夜色已经彻底的暗淡了下来。

这一刻我心头的那股燥热越发强烈,恨不得今晚就去拜访寺庙里的主持,可是自己也知道凡事不能操之过急。

犹豫间最终我还是决定走出禅房,在院子里四处逛逛。

山顶的寺庙格局要比我想象的大许多,正前方山门的位置是禅心宝殿,左右两侧是偏殿和一间间禅房。

宝殿的后面则是寺庙僧人们咏经的地方,通常是不允许外人进来。

而自己正是在后殿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姚星同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2quanquan.com/books/100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