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娱乐圈:大佬的白月光她爆红了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娱乐圈:大佬的白月光她爆红了

小说:现代言情-后爱

作者:痞猫不痞

简介:【女强+甜宠+双洁+白月光+娱乐圈】纪念前世是雷厉风行的女总裁,一朝借尸还魂,她成了籍籍无名的练习生。嚣张肆意,选秀节目直接C位出道。某次采访。记者:纪念,身为顶流爱豆,唱跳一级、腰美腿长,有没有被很多人追呀?粉丝齐喊:我们家纪总又美又飒,单身独自美丽就好,才不要什么狗屁男人!台下,京城新贵顾仅南偷偷举了手:介绍一下,这是我家夫人,我不狗,我很男人,纪念每晚都知道。纪念:???滚!

角色:

重生娱乐圈:大佬的白月光她爆红了

《重生娱乐圈:大佬的白月光她爆红了》第1章 车祸事故免费阅读

“京城时间2021年6月5号晚上十一点二十六分,京江大桥发生一起车祸事故。知名企业斯瑞丽的CEO易从心女士驾车途中不幸撞破围栏坠入江中溺亡。事故发生后,相关部门介入调查,排除酒驾与毒驾。由于恶劣天气造成的意外事故。”

富丽堂皇的会所大厅中,挂在墙壁上的电视里正播放着每天的新闻。记者字腔正圆的声音从电视中传了出来,一群身着不凡的富家公子哥们听到易从心三个字,驻了足。

“易从心他妈开车掉江里死了?昨晚下那么大的暴雨还敢开车出去……啧啧。”

“做人还是不能太嚣张,这不年纪轻轻就被天收了。”

说这话的富家公子是肖家的独子肖淮霖,他怀里依偎着一位娇媚女人,是男人最近的新宠。娱乐圈的十八线演员,幸得肖公子喜欢,被带在身边,这才有机会接触到上流圈子。

听闻男人这般说,她不解地问:“她……怎么嚣张了?”

“知道于峥吗?”肖淮霖的手搂在女人的腰上。

女人点了点头,于峥她听过,于家的大少爷,她一个小姐妹以前跟过的男人。对女人出手很大方,即使分手了,还送了她小姐妹一套市中心的房子,足足两百平米。

男人缓缓道来:“于峥因为说了她妹妹易从安一句私生女,就被她打断了三根肋骨,现在还在医院躺着。”

后面的富家公子哥痞笑着接话,“易从心这算是死得其所,太嚣张,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易从心是谁?以暴力、嚣张、毒舌闻名于整个上流社会。那个心高气傲的女人,上流社会多少人不是又惧又厌。

偏偏拿她无可奈何,谁让人家又是世家大小姐,又是公司总裁,还嫁给了何家那位太子爷何之洲。

背景硬得,家里的长辈们都会时刻告诫他们招惹谁,都不要去招惹易从心。

这下易从心突然死了,他们这些憋屈的公子哥们,自然觉得大快人心。

男人话音刚落,只听的一声“砰!”一瓶红酒砸在那位富家公子哥的脚边,他身着白色西装,半边身子都被溅上了红色液体,显眼得很。

“艹,哪个不长眼的!”徐斯文看着自己被溅红的西装,破口大骂。

只听一道薄凉的声音扣响众人耳膜,不徐不疾的语气:“抱歉,手滑。”

众人闻声看去,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,身姿挺拔地站在距离他们半尺远的位置。脸庞轮廓如刀削般透着冷峻,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狭长又深邃的眼,如同古井般沉寂。

男人分明没有半分情绪外露,却令他们无比生畏。

依偎在肖淮霖怀里的女人眼眸里闪过几分惊艳,心砰砰直跳得厉害。她自然认识面前的男人是谁……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上的顾氏掌权人——顾仅南。

如果说何之洲是京城太子爷般的存在,那顾仅南便是京城的摄政王,雷厉风行的手段,配上惊为天人的脸庞,令多少女人迷了眼,况且……他还未婚!

“顾总……”在看清对面的人后,徐斯文的气焰瞬间没了,连带声音都弱了几分。

这距离有整整半尺远,谁特么信手滑,分明是故意往他身上砸的,徐斯文虽然心里这样想着,但到底是敢怒不敢言。

“嗯。”男人隐晦不明的眸光落在徐斯文身上。

徐斯文被他看得头皮发麻,低着头,连呼吸都刻意放轻了。

三秒后,顾仅南移开目光,朝自己身边的助理尤金吩咐:“买身新的衣服给徐少赔不是。”

话音刚落,徐斯文连忙摆手,“不……不必麻烦顾总,是我没长眼睛挡在顾总眼前,扰了顾总兴致,是我该赔酒。”

他……他哪敢让顾仅南赔衣服。

尤金十分有眼力见地开口,“徐少,这瓶红酒五万六千八百八十元。”

“……”徐斯文一咬牙,“我赔我赔。”

像是听到了满意回答,顾仅南这才与他们擦肩而过。

徐斯文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不见,这才恶狠狠地出声:“一个私生子拽什么拽,说到底还不是被易从心羞辱退婚过的!”

会所走廊上,经纪人张嘉紧紧地拉着纪念的手嘱咐她说,“纪念,这次组局来的可都是投资方和制片人,李总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,你好好表现,下期节目上镜头说不定可以多点,或许内定名额直接出道也不成问题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纪念冷眼看着她说。

借尸还魂这说法委实玄幻,但是此刻,易从心还真的就重生在了这具叫纪念的身体里。

易从心的记忆还停留在暴雨的那晚,她撞见何之洲出轨,驱车离开时,下起了瓢盆大雨,落下的密雨遮挡了她的眼帘,等反应过来时,才发现车已经撞破围栏冲进江低了。

再次醒来,她就已经成为纪念了,还被所谓的经纪人拉着来会所陪酒。

“去不去可由不得你。”张嘉眼底闪过狠戾。

纪念向来软弱,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反抗了!

她一双手使着蛮力,拉着纪念就要带她往包厢里面走去。

只是此纪念非彼纪念,她狠狠地甩开张嘉的手,转身就要离去。

张嘉力气再怎么大,又岂会是跆拳道黑带段位的易从心对手。她见纪念反抗得如此厉害,放出狠话,“纪念,你再走一步,别说节目了,信不信公司直接让你在娱乐圈混不下去!”

纪念转头,“解约。”

“什么?”张嘉冷笑,“解约?纪念,你有钱付违约金吗?”

“……”纪念底气十足的表情瞬间裂开。

不是吧?不是吧?

她不会重生成了落魄又穷的十八线练习生吧?

张嘉一步步朝她走来,“解约金足足三百万,纪念,你赔得起吗?”

艹?

纪念在心里口吐芬芳,三百万于易从心来说不过是几个包包的钱,但是对于现在的纪念而言,天价数字。

“纪小姐。”尤金的声音打破这场对峙。

纪念回了头,待她看清那个矜贵得让人难以忽视的男人是顾仅南后,她脑袋飞速运转。既然顾仅南身边的助理喊她纪小姐,想来,她应该多少是有点身份的。

不然尤金怎么会认识她,并喊她纪小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痞猫不痞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52quanquan.com/books/5116.html